壶口瀑布非法采砂严重 景区划分成政府推责借口

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山西吉县的壶口瀑布又是壮观黄河的典型代表。毛主席曾在汹涌澎湃的黄河前说过:“你们可以藐视一切,但是不能藐视黄河;藐视黄河,就是藐视整个中华民族。”

然而,在十余年甚至更长的一段时间内,在离壶口瀑布不远的黄河河道内,非法采砂却像是寄生在黄河母亲躯体上,除之不尽的吸血虫,使母亲河的自然景观、地质环境遭受重创,沿河两岸满目疮痍。

这些急功近利的疯狂采砂行为,备受中外游客诟病。6月6日,本报接到一名北京游客发来的信件,信中对于当地政府部门放任破坏壶口瀑布这一国家珍贵地质遗迹的做法进行了一针见血的揭露和谴责。该游客甚至建议重新评定壶口风景名胜区4A级景区的资格。“如果再不取缔这些没有规划、没有手续、胡乱采砂、利欲熏心的采砂船,那么就只能动真格撤销其4A级景区的资格,最起码也应该将其降级处理,才能保住老祖宗和大自然留给我们的杰作。”

6月11日,记者赶赴吉县壶口,对游客反映的问题,进行了深入采访。

一封普通游客的来信

“一百余条采砂船遍布壶口瀑布风景名胜区号称十里龙槽景观的黄河河道里,轰隆隆疯狂地采砂,河道里竟然炸石头铺出砂场,开出运砂道路,公路两边也到处是铲去树木建起的大型砂场,规模很大的砂堆隔不了多远就是一个,一辆辆长长的大型半挂货车在景区的道路上来来往往拉砂,尘土飞扬。这些急功近利的采砂行为,关键是不仅使整个风景区的自然景观受到严重破坏,而且安全隐患重重,影响了整个风景名胜区的自然环境,这样的4A级景区让我们非常失望。”

这是一封落款上写着“一名普通游客奋笔疾书”字样的读者来信。其中,用醒目的大标题写着《建议黄河壶口瀑布风景名胜区的4A级景区资格撤销或降级》。信中写道:

“我是来自北京的一名游客,五一前后,我和两个朋友,来到心仪已久的山西吉县黄河壶口瀑布旅游。雄伟壮观的黄河壶口瀑布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但是在风景区内游览时看到的丑陋现象,却极大地破坏了我们的好心情。怀着善意的目的,我建议有关部门重新评价黄河壶口瀑布风景名胜区的4A级景区资格,对其给予降级甚至撤销资格的处罚,希望当地领导能高度重视,并且积极采取措施取缔采砂船,整治景区乱象,更好地改善和保护壶口风景区的环境。

“壶口景区是国家4A级景区,国家地质公园和国家地质遗迹保护区,还是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和国家水利风景区,在这样的国家地质公园,千百年黄河冲刷自然形成的河槽,著名的旅游景观十里龙槽里,看到的竟然是一百余条在黄河河道里马达轰响疯狂采砂的破烂采砂船,和堆得山一样高的砂堆,实在让人倒足胃口,人们来景区就是来看风景的,这样严重污染和破坏生态环境,没有任何手续,被当地人叫做‘北海舰队’的采砂船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全国以及海外游客的眼皮底下,背后一定有利益输送,权钱交易,当地政府官员对此难辞其咎。

“对于当地官员自毁长城,放任破坏国家珍贵地质遗迹的做法,我代表广大游客呼吁并建议重新评定其4A级景区的资格,如果再不取缔这些没有规划、没有手续、胡乱采砂、利欲熏心的采砂船,那么就只能动真格撤销其4A级景区的资格,最起码也应该将其降级处理,才能保住老祖宗和大自然留给我们的杰作。”

触目惊心的采砂乱象

6月11日晚11时许,记者赶到吉县壶口,对信中反映的问题进行了探访核实。

壶口下高速,再行十余公里过壶口收费站不远,记者来到游客信中描述的岔路口,导航显示,面前南北走向的道路是309国道。

早在过壶口收费站时,就看到一辆辆大型货车轰鸣着迎面驶过,经过收费站出口西侧的一处自动过磅检测治超点后,隆隆驶过收费站。记者发现,这些重装货车大都来自三岔路的左侧,也就是309国道以南。于是,顺着货车前来的方向一路探访。

让记者没想到的是,三岔路口以南数百米处路西就有一座大型砂场,十余辆大型货车排队停靠在路边等着装砂,砂场内灯火通明,大型装载机轰鸣着将砂子装满场内的货车。路边一个牌子上写着“洪源沙场”几个鲜红的大字。

沿309国道一直往南,路边隔不远就有一座甚至数座砂场。正如信中所述,这些砂场或是将路旁的山体切掉部分,或是除去草石,用土石铺垫,造出一处平地。河道内的采砂船抽出的沙子晒干后,就运到这里囤积、销售、运走。不到10公里的路上,至少有20余座砂场在营业,拉砂车辆一辆接着一辆隆隆驶过。

记者发现,这些砂场大多集中在壶口收费站以南的路旁,壶口收费站以北,309国道黄河大桥以南只有少数几家隐藏在河槽之上。在壶口镇政府对面,一条被碾压的浮尘滚滚的破烂道路伸向了下面巨大的采砂场。但是,记者没有听到深夜的黄河河道里有采砂船作业的声音。

第二天一早,就听到了河道里传来的马达轰鸣声,顺着声音,记者来到309国道黄河大桥上,只见大桥以南不足百米的河道内,竟然有至少9艘采砂船在隆隆作业,巨大的马达轰鸣声伴着回声响彻两岸,难怪当地人称这些采砂船为“北海舰队”,果然气势很大。

记者发现,这些采砂船都由一至两根固定在黄河两岸的绳索牵引固定,每艘船都有一根粗大的白色塑料管伸到岸上的砂堆处,一股股浑浊的水流从管口喷涌而出,倾泻在河槽上的砂堆上。砂粒沉积下来,余水又回流至黄河。每艘船上有两名船工作业,岸上的砂堆处也有一人照管。

记者沿大桥北侧石栏下到河槽内,却意外地发现一股蓝黑色,散发着扑鼻臭味的污水,从岸上石栏处一间砖屋内哗哗流出,蜿蜒着流进黄河。砖屋背后,一根隐蔽在草丛中的粗大的白色水管从路基下伸出进入砖屋。这条污水形成的黑线,在黄河大桥上就可看到。

顺着黄河河水两侧的宽大河槽一直往南,记者发现,河槽中不时有这样巨大的砂堆挡住去路。砂堆之间还时常会见到河岸上排出的发黑污水。而且,记者惊讶地发现,河槽中“孟门古渡”等历史遗迹也被巨大的砂堆掩藏了昔日的辉煌。由于不时有巨大的砂堆阻挡,记者无法沿黄河冲刷而成的壮美河床继续前行。返回后驾车沿黄河往南一路探访,在孟门河心岛附近再次发现二十余艘正在作业的采砂船。一路细查,记者发现黄河下游309国道黄河大桥以南一直到临汾吉县高速的黄河大桥,在不到10公里的距离内,在河道内作业的采砂船至少有40艘之多。黄河东岸隶属于山西省吉县壶口镇管辖范围的采砂现象比黄河西岸属于陕西省宜川的采砂行为要更加严重。有十余艘采砂船甚至在临吉高速的黄河大桥下疯狂采砂。非法采砂的黑手早已伸到黄河壶口瀑布国家地质公园内,多个景点受到牵连,地质遗迹不同程度遭到破坏。

在河边,记者看到一辆小汽车被掀翻在土堆里,有村民告诉记者,这是因为采砂船日夜不停地采砂,附近的酒店因此生意很受影响,不胜其扰后将一辆汽车堵在拉砂车辆的过路处,结果被采砂船主掀翻后推到那里。

也许因为记者探访的时间不是小长假旺季期间,景区内强行拉客揽客现象很少见到,宾馆的住宿费用也在正常范围之内。在景区饭店就餐时,其价格高于正常价格,一个小碗炒面12元,一碟简单的凉菜拼盘要到18元。

满目疮痍为何顽疾不除

6月12日下午,记者来到壶口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 (简称风景区管委会)采访。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景区管委会主任,由吉县县委副书记姚焕章兼任,姚副书记正在吉县开会,不在景区。随后,管委会风景管理局局长兰凤鸣和执法大队负责人接受了记者采访。他们告诉记者,对于黄河河道采砂的乱象,风景区管委会也很愤慨。管委会也曾对其进行过检查,但采砂船自称有黄河水利委员会和县里的相关审批手续,由于管委会没有执法权,无法对其进行有效的管理,所以对其无能为力。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采砂船的船主都是吉县本地无人敢惹的“黑势力”。

上一页12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