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西乡黑社会老大当庭翻供 称遭刑讯逼供

被控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故意伤害、非法拘禁、组织卖淫、敲诈勒索、开设赌场、介绍贿赂、抢劫等八项罪名,“黑老大”连同20名“马仔”同堂受审——

绰号“矮脚”的深圳西乡“黑老大”林某雄,昨日连同20名手下一起过堂受审。就是这个满头青丝,看上去还有点和蔼的人,涉嫌犯有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抢劫罪、开设赌场罪、组织卖淫罪、介绍贿赂罪和敲诈勒索罪。

庭上,“麻布矮哥”林某雄对于检方的指控几乎全部翻供,仅对其中的故意伤害、介绍贿赂和一宗开设赌场罪予以认可。对于自己亲笔签名确认的笔录,其声称遭受刑讯逼供。

由于涉及人数众多,昨日仅进行了包括林某雄在内的10人的法庭调查,记者了解到,本次庭审涉及被告人数多达41人,将分为两批在两周内审理完毕。此外还有6人被检方认定为不予起诉。

■新快报记者 张国锋

收马仔

否认当老大 称马仔全是朋友

昨日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庭审现场,当公诉人正在诉读起诉书时,林某雄一直在闭目养神,直至审判长法槌敲下让他一人留在法庭时,他才睁开眼睛。

据检方指控,林某雄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以带马仔的方式纠集一帮外来无业人员,逐步形成了以其为组织、领导者,以被告人曾某忠、罗某刚、刘某群等为成员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这个被称为“麻布矮哥”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层级结构明确、人数众多,对深圳西乡街道经济、社会生活造成重大影响。该组织以包红包、敬茶等方式维系组织架构,以江湖规矩等规则管理组织成员。

“麻布矮哥”团伙,俗称“西乡水房帮”,林某雄一直被认为是该组织的头目,但昨日,林某雄一口予以否认。“他们都没跟我敬过茶,包过红包,我也没有收他们当马仔,他们当中很多人我认识,都是朋友。”紧接着的其余受审人员口风也相当一致,一口否认了检方对他们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指控,当中还有人说“根本不认识林某雄”。

拘禁勒索

称遭刑讯逼供 当庭翻供改口

据检方指控,该团伙主要盘踞在宝安区西乡、新安一带,实施故意伤害、抢劫、故意毁坏财物、敲诈勒索、非法拘禁等暴力性质犯罪,形成、扩大影响力,以开设赌场、放高利贷、敲诈勒索收保护费、贿赂国家工作人员为组织成员开脱罪责等方式攫取非法利益,对当地群众造成了严重的心理威慑,严重破坏了当地居民的生活、生产秩序,对宝安区西乡、新安一带的赌博违法犯罪活动,形成了非法控制或重大影响。

在宝安区经营的某酒店就是一个受害的典型。检方指控,2008年该酒店开业不久,林某雄便带着十几个马仔到该酒店KTV打砸闹事,最终逼迫酒店老板答应其安插马仔在酒店工作,并享受1万元薪酬和2万元签单权。而在酒店转让后,其马仔更直接提出要6万元安置费,最终都得逞。

此外,林某雄及其马仔还被指控非法拘禁李某清、李某荣和江某荣三人,当中除了李某荣最终由亲友筹钱还款后重获自由,其余两人均是偷偷报警最终由警方解救。

但林某雄方面在昨日庭审中对此予以否认。林某雄称,自己与酒店的老板早就认识,而且关系很好,介绍马仔进去工作是受人所托,并非收取“保护费”。林某雄还进一步指出,自己在公安机关中做的笔录均是受到刑讯逼供做出的,并非自己的真实意思,当庭予以翻供。这个说法在之后的其余被告人受审也予以延续,几乎所有人均表示自己曾遭遇刑讯逼供。

开赌场

操控多家赌场,日抽水百万元

据检方指控,2008年7月起,林某雄等人在罗湖区皇家贵族会所二楼、四楼开设赌百家乐、三公的赌场,该赌场每日抽水金额平均在100万元人民币左右,赌场经营数月,赌场工作人员每日则获得200元至1000元的报酬。

2009年至2011年间,林某雄等人在宝安区宝湖酒店四楼、六楼等楼层房间内开设赌场,以赌三公、牌九等赌博方式聚众赌博,林某雄安排其马仔作为赌场工作人员。该赌场每天抽水达20万元以上。

2006年3月份,朱某辉在林某雄的授意下,与金某辉在开屏村找到一间出租屋内开设了一个赌场,林某雄为大股东,该赌场每日抽水金额为50万元至100万元不等。此外,检方还指控其在麻布新村等多地开设赌场,每日抽水额均在2-3万元。

但林某雄表示,自己仅承认在麻布新村开设的赌场,且该赌场因为竞争对手太多生意不太好,最终仅经营一个月就关闭了。至于其余的赌场,他都只是去赌过,而没有控制或者参股。“我喜欢赌博,赌博、收房租和放贷是我主要的收入来源,我没有收过马仔,也没有收过他们给我的任何财物。”林某雄说。

搭线行贿

为友“摆平”民警,撤销追逃令

在所有指控当中,林某雄还承认了介绍贿赂罪。

2007年1月,陈某阶与彭某兵合谋抢劫,彭某兵找到易某、李某俊、谭某红、李某祥、彭某等人(均已判刑),抢劫了被害人陈某贤、陈某周现金人民币22000元、港币28000元,IC芯片42000个、DVD播放机204台、金杯面包车一辆,共值126.4万元。

之后,彭某兵找到其老大林某雄,称因抢劫罪被上网追逃,问林某雄是否认识西乡派出所的人,林某雄遂将西乡派出所民警叶某雄(已另案处理)介绍给其认识,并约在一起吃饭,谈好帮助彭某兵撤销网上追逃事宜,彭某兵随后告知林某雄称西乡派出所民警叶某雄索要12万元好处费,彭某兵分两次通过刘某丰(林某雄的手下)将人民币8万元、4万元交给西乡派出所民警叶某雄。后西乡派出所将彭某兵撤销网上追逃。

而在故意伤害莫某棱致其死亡一案当中,林某雄承认自己曾致电“朋友”蔡某水让其帮忙解决刘某洪向莫某棱追债一事,并曾有十几人在其家门前召集,但自己并未有其他举措。

(原标题:深圳西乡“麻布矮哥”当庭翻供)


政治局辩证法课上习近平讲啥

中共中央政治局进行第二十次集体学习。这次,习近平跟大家谈了辩证唯物主义基本原理和方法。习近平曾对马克思主义的研究人员说,做社会科学研究要讲“真”“情”“实”“意”。这次习近平的讲话,也体现了这一特点。


“欧盟实习”是真是假?

一则关于欧盟招募实习生的消息引起了舆论关注。清华大学世界和平论坛官方微博公开称这则广告“是骗人的”。调查组亦发现,少数机构在招聘网站发布相关信息,有误导求职者之嫌。


媒体札记:视察14军

“新年第一次,习总为什么选择了云南?”微信公众号“牛弹琴”手抚琴弦缓缓道来:“第一次,总是人生中的大事。政治家的新年第一次,也总有着丰富的政治内涵…2015年,中国第一把手的第一次外出,选择了地处西南的云南…很漂亮的地方,但看风景,显然不是政治家的主要目的。”


监狱该不该是个买卖

中国的监狱都有企业的,有的企业还非常大、非常正规。经历几十年发展,中国的监狱企业已经相当雄厚,有的打造出了著名品牌。一位犯人是技术骨干,刑满之后留厂就业,既是成功的就地安置,也为企业提供了可持续发展的可能,这种事儿既非孤例,更非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