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高院:对打人者绝不护短 给市民一个交代

昨日15时35分,认证信息为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的ID“云岭法徽”发布通报称:4月10日下午网络反映我院工作人员黎泰军夜间因停车问题殴打小区保安一事,我院知晓后高度重视。4月11日上午专门召开党组会议研究决定:立即由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纪检监察部门组成调查组立案调查;调查期间,对其先行作出停职检查的处理决定。根据调查情况,依据相关规定作出进一步处理。有关调查和处理情况将及时向社会和媒体通报。

“黎泰军”微博

“愿日后不再妄为”

“时至今日都是我咎由自取,错就是错,与任何人无关。权利的无制约,造就了我狂妄自大,骄傲蛮横的脾气,导致了我近日冲动打人,我今天愿意承担一切后果。我辜负了领导,辜负了家人,辜负了所有希望我能造福社会的老百姓。对不起,请能接受我发自深心的歉意和愧悔。司法人员本应树立公平正义除暴安良的角色,可这一切被我打破了,我的错误行为不配得到原谅,我造成的伤害也难以弥补,但我想弥补,必须去弥补,这是我今日之后的生活,至于我自己,已咎由自取,愿日后不再妄为。”

黎泰军停职检查!昨天下午,云南省高院官微发布通报称,被指殴打保安并致其下跪的小区业主黎泰军系省高院民事审判二庭审判长兼副庭长,该院纪检已组成调查组立案调查,工作人员说“我们将本着不枉不纵的原则,绝不护短,会给关心此事的市民一个交代”。

4月7日晚8时,因被拒绝进入昆明阳光果香小区停车,黎泰军与20岁保安谭明发生冲突,黎泰军先后扔掉谭明的记录本及帽子,并将其仰面推倒在地。其间,谭明曾跪地磕头求饶,但依然被拖行并殴打。(详见本报昨日报道)

省高院

不枉不纵,绝不护短

昨日上午,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纪检监察部门前往昆明阳光果香小区进行调查,向当日被打的保安谭明以及小区物业、保安公司的相关负责人了解了情况。

虽然距离事发已过去4日,但谭明仍然对当日发生的事情记忆犹新,在叙述时不断地将手握拳。他告诉记者,刚住院的几天,因为头部受伤,每天都觉得很晕很恶心。虽然现在身体已无大碍,但是想起这件事仍让他觉得害怕。谭明的同事告诉记者,谭明是昆明人,平时性格比较内向,从不和业主争执。毕业不久,之前也做过保安。“他还小,第一次遇见这事儿。这事情对他影响太大了,估计以后都没办法当保安了。”

省高院调查组一名工作人员确认,在监控录像中殴打谭明的施暴者黎泰军确为省高院民事审判二庭审判长兼副庭长。这名工作人员说,他昨天下午才知道此事,省高院方面高度重视,立即着手调查,“我们将本着不枉不纵的原则,绝不护短,会给关心此事的市民一个交代。”

派出所

正在取证、鉴定伤情

昨晚,虹山派出所民警表示,目前对此事的调查正进行到取证阶段,民警正在对此进行走访、调查,受伤人员则在进行伤情鉴定,鉴定结果出来后,警方将会依法依规处理此事。

据资料显示,黎泰军2008年就在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二庭工作,起初是代理审判员,近几年才成为审判长。从这较长的任职时间来看,黎泰军可以说是一名资深法律工作者。

说法

黎泰军岳父:事情像有意针对他们家

昨日上午,记者与黎泰军的岳父吴先生取得联系,吴先生说自己事发前一天才到昆明,当时不在场,事情经过只有单方面的说法,不做评论。但对黎泰军本人,他信得过。

“我这个女婿,情商有点低,但人不坏,否则我也不会把女儿嫁给他。对于这件事情,肯定有什么原因。”吴先生说,女婿曾是军人,后来成为法官,工作一直兢兢业业,在日常判案时可能会不小心得罪了什么人,“磕头求饶”一事,也像是有意针对他们家的。“我希望大家对这个事情能有准确的判断,我相信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吴先生说,他现在只希望一家人能过得安安稳稳,不要受到太多的影响。

知情人:当日黎泰军是想进小区卸货

另据一名不愿告知身份及姓名的知情人向记者透露,事发当日,黎泰军并非执意要开车进入小区,而是另有原因:“他那天刚从老家回来,带了些特产、洋芋什么的在后备箱里。”该知情人称,黎泰军是跟保安商量,让他进去卸了货,就出来停车,但遭到保安阻止,随后才发生冲突。

物管公司:黎拒绝赔偿及写书面道歉

昨日,阳光果香小区的昆明中置物业管理公司的经理彭女士告诉记者,在谭明被打当晚,黎泰军妻子吴女士曾前往工人医院看望受伤的谭明,并支付了首笔检查费用,但之后就没再露面。

物业公司的副总经理马先生说,事发第二天,物管公司与保安公司的相关负责人曾经按流程主动联系黎泰军,希望协商解决此事。“那天他态度挺好的,也承认自己当时不够冷静。感觉他愿意积极配合处理这件事。”当天,黎泰军答应以后不会再打保安了。他们也提出希望他能去看望一下谭明,毕竟对小伙子也是一种心理上的安慰,并希望黎泰军可书面道歉以及支付相关赔偿。

但因种种原因,双方没达成协议。

9日,物业公司、保安公司等又与黎泰军进行了第二次协商,这一次,黎泰军的态度让众人觉得有点意外。“他说他已向单位交了底,态度非常决绝。”马先生说,当日,先由保安公司提出,后经物业公司方面协商后,希望黎泰军支付2.5万元赔偿,这笔钱包括受伤的谭明的医疗费用、误工费用以及对他精神造成影响的补偿。对此,黎泰军拒绝了,也同时拒绝了书面道歉的诉求。

“他说口头可以,但不愿意书面道歉。当时我就解释,书面道歉我们需要存档,另外,作为一个公示文件让小区的其他业主看到。”马先生说,当时事件在小区内传得很快,不少人甚至亲眼目睹,本着对业主负责的态度,他需要告诉业主此事的来龙去脉。但黎泰军没答应,双方不欢而散。

一名知情人士说,当日,物管方面及保安公司曾向黎泰军“敲诈”3万元,这让黎不能接受。不过这名知情人也说,在当天的沟通中,物管方面并没使用较硬的口气,“态度还是不错的。”

微观

网友注册“黎泰军”微博

发“文章体”忏悔书

自4月10日法官黎泰军打保安一事在微博持续发酵,至昨晚,关于该事件的微博转发量已经破千。

截至昨天,当事人黎泰军始终没出面解释当日情况及打人动机。昨日,在新浪微博上,ID为“黎泰军”的微博网民突然现身,发布了一篇“文章体”《忏悔书》。忏悔书称“时至今日都是我咎由自取,错就是错,与任何人无关”,并说辜负了领导,辜负了家人,辜负了所有希望我能造福社会的老百姓。忏悔书最后说他自己,“已咎由自取,愿日后不再妄为”。

微博一经发出,马上引发关注,酷似监控中黎泰军的头像以及个人简介,让不少人以为是黎本人发的。记者发现该微博甚至还转发打人视频,调侃“好汉们饶命”。

当晚,该微博的头像换成中国远征军的名录墙,同时发布了一条微博:“为什么一个堂堂国家司法人员如此嚣张跋扈、知法犯法、欺压百姓?这样的害群之马究竟有多少?是什么样的环境造就了这样的人格?这一系列问题值得全社会深思。呼吁广大网友理性思考、探讨,不要光会骂娘!”以此说明自己并非是黎泰军本人。

“他是审民事纠纷的,应该知道这事算是故意伤害,公职人员这样的品行,怎么保证司法公正?”—网友@我爱海岛游

“停职不是免职,难道非要新闻媒体曝光了,才引起某些人的重视,身为执法者,知法却犯法,挑战着公众的底线,政府部门应加大监管力度。”—网友@义工协会李林

小区停车是一件叫人鬼火冒的事,小区公共停车位属全体业主共有,但现实中似乎成了物业公司的,还要收不菲的停车费,“谁说得清小区停车费到底怎么花的?物业公司到底有没有权利擅自使用这笔费用?”—网友@纪录片导演欧阳斌

相关报道:小区物管希望云南省高院打人者书面道歉

昨日下午,记者致电小区物管中置物业的马经理。他表示,被打保安正在家中休息,“事发当日打人者的家属垫付了医药费,其间他妻子也来看过保安,但他本人没有。”马经理说,从事发后直到昨日,打人者没有联系或看望过伤者。

目前,物管希望打人者能够向当事人及物管进行书面道歉,并向当事保安进行适当赔偿,物管将视情况保留通过司法程序解决问题的权利。[详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